逃离方块悖论《CubeEscapeParadox》通关心得

首页文章资讯单机游戏密室逃脱

逃离方块悖论《CubeEscapeParadox》通关心得

必须喊一句:锈湖出品,必属精品!说真的,起先看到悖论,看锈湖的习惯,总感觉想到了祖父悖论,感觉the past is never dead, it's not even past,联想到祖父悖论(思想实验:若时空穿梭可行,若一个人穿越到过去,在自己的父亲还是个精原细胞时杀死自己的祖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为会有侦探变成兔子饿鬼回到过去杀了自己全家的故事。毕竟兔子和侦探衣服一样,在杀人失败后黑色方块变白,正好可以解释成杀自己全家是可怕记忆,而失败是美好记忆。

——胡诌结束——

上回书the cave说到,从case23的后来侦探的记忆就是不真实的,联系the mill的猫头鹰先生呼风唤雨时候出现了昏迷的侦探,大约这时侦探已经是某种不正常状态了,有可能已经变成饿鬼了,也可能还没有。侦探最后逃进了锈湖边木屋里的电梯,结果在下降过程中感到记忆已经发生了变化,对生日的记忆从被杀全家变成爷爷把兔子打死了,然后又经历了脑内的小剧场,继续向着锈湖旅馆上升,按说锈湖里的旅馆后来的地图里好像就没有了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了,湖中间有一个建筑应该会很明显才是。升着升着,就出现在了了湖底,这里面,侦探拿了在他和已经变成饿鬼的Laura身上连接仪器搞出的金色方块就离开了湖底。

故事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本期待着在新作中会讲述带着问号的金色方块和带着问号的天道的关系,然而作者似乎开了个玩笑,出了一作天堂岛,然后又出了一作没有像之前那样的序幕和结尾的悖论。

有一点有点奇怪,好像除了打字机纸上的there will be blood和天堂岛书上的balance the substances of your past以外,其他的锈湖经典语句没有看到,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一作中出现了好像是天堂岛中的书。抽屉里也有天堂岛Jakob及其母亲的资料卡。

天堂岛的书中方块左侧的那一页有S线代表过去,横线三角代表现在,螺旋纹代表将来的文字,而三个方块也有竖线三角、S线、螺旋纹三个标记;我怀疑,这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失误。

还有插一句,两个小的疑似bug:在大脑回来以后可以重新打开电话,看到锁孔外的12/9的大眼睛;另一个是书可以不按阴影顺序排列,我是按大致高低排的,不大一样但是也让书横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

在第一章,钟的右边,柜子的右边,好像都是没有用到的,我猜是第二章涉及到。

话说回三个方块。

现在:木方块。理想到树木,第一感觉是生长力、生机。

过去:铁方块。这么一大坨铁疙瘩给我的感觉是坚硬、冰冷、沉重。

未来:玻璃方块。一大块玻璃,脆弱、绚丽。

可是从四季·冬到生日再到洞穴,每次出现蓝方块就是能改变过去啊,不然是干什么吃的。这个象征意义是否真实成立呢?或未可知,锈湖的暗示不是很按套路出牌。

我觉得,就主题而言,悖论和旅馆、天堂岛更类似,而与之前各部不同,在于这几部都没有直接点出和其它部的时间关系与因果关系,这很奇怪。比如从这里,我们只能初步认为在case23第1章以后,侦探似乎在更改和重组回忆的阶段。开篇I feel different, not real,似乎在暗示和剧场一样是一个大脑内的世界。但是因为根本不知道侦探处于何种状态,也不能判断他的手里是不是有金色方块。

这一部里侦探似乎不认识Laura,认为她只是23号案件的受害者,但是却莫名地总是想起Laura,还出现了两人的合影,这就很玄妙了,不过既然这是大脑内的世界,神通广大的锈湖搞一点假的记忆应该不成问题。而且,我甚至不排除这张照片来自未来,既然过去没有过去,那么未来也未必尚未来到。

出了房间来到锈湖底的森林,这点有些奇怪,侦探来到锈湖底的话,难道说是在洞穴拿到金色方块坐电梯前吗。

真的等不及知道金色方块的作用会怎样设定了,可惜还不能看到。

对了,我看到鹿又被砍头了。又一次。

不过奇怪的是,一直只有几个普通大黑,兔子大黑在大脑里出现过一次,算是记忆,其他的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当然,不算那个锈湖里经常出现的装饰用鹿头的话。真的,我一看到鹿就觉得它又要被鹿大黑砍头了,结果没想到不是鹿大黑干的。

还有一点,Laura这次被杀了好多次啊,如果这不是大脑内的世界不是真的,我都觉得她的脖子需要有人研究一下怎么那么大个口子立刻就好而且不留疤痕了。

最后,这篇又留下一个新的谜团,就是三瓶药水。三瓶药水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是谁配的?墙上那幅乌鸦和饿鬼谈笑风生的照片上为什么会有洒了的蓝药水,那副图在做什么,旅馆卡片背后的不要选蓝药水是谁写的,为什么?

看通第二章的视频,获得了一些新的信息。

猫头鹰先生的大脑可能也有像Dale这样受伤的情况。

猫头鹰先生的现在是猫头鹰先生(废话)。猫头鹰的过去和Jakob有相同的发色发型,可以说官方承认了Jakob就是Mr. Owl。但是奇怪的是未来却是鱼,而且说自己时间不多,或许是落入了畜牲道。

但是,因为这是侦探在重整自己的记忆时发生的,不排除这不是事实,而只是猫头鹰的计策,毕竟Jakob母亲给出的配方中的cube,恐怕需要侦探去获取。现在看来,无论是猫头鹰先生还是乌鸦先生,应该都是同一种不完全的长生不老药,所以需要完全的长生不老药。(至于为什么是同一种,鉴于根源中乌鸦先生说猫头鹰先生正在等着我,不排除乌鸦先生的长生不老药就是猫头鹰教他配置的。)所以猫头鹰和乌鸦仍然存在欺骗并利用侦探的动机。

对未来的记忆,这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可能和侦探的精神检查报告中所说的激活了几段未处理的记忆有关。不过对神通广大的锈湖而言捏造点啥应该都不成问题。侦探的未来记忆中Laura活着,这很奇怪,因为就目前所知,Laura在四季·秋中就死过了一次,死于不明黑影之手。不知道四季·冬的改变过去是不是真实的。如果没记错,我记得前者是197X年,后者是198X年。现在我对锈湖的一大怀疑就是,蓝方块究竟是改变事实还是改变记忆。我目前倾向于后一种。

话说empty your mind原来竟然真是要把脑子清空扔掉……然后,我就说这部怎么没出现什么恶趣味,这不够锈湖。

在锈湖势力一侧常挂在墙上的鹿头面具有一定奇怪的象征意义。Albert Vanderboom在成为恶魔时,窗外一个饿鬼送来了鹿头面具。这一部里魔术师D. Eilander在杀死Vandermeer夫妇时,他也戴上过鹿头面具。湖畔小屋里,最后最可怕的也是鹿大黑。不知道为什么,鹿似乎比其他的大黑更有恶魔的意味。

魔术师叫D. Eilander,也姓天堂岛一家的姓。Jakob的弟弟David恰好D开头也是兔子面具,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但是,其一,生日似乎是发生在1939,而天堂岛要早不少(更正:看了一下Jakob回来的信是写于1796.4.22),按理说这时候应该好几十年(更正:一百多年)了;其二,解释不了兔子和侦探衣服相同的问题。而且魔术师D.Eilander戴的面具好像不同于天堂岛中的,也和生日中的兔子、旅馆中的魔术兔、白兔不一样,眼睛直接是圆的空白,比之前的要空洞、无神、可怕得多,这么说来和兔大黑有些神似。

侦探的那本诊断书还是什么写的童年巨大阴影引起这那的,而且有一张全家死亡他一人幸存的剪报,或许说明了蓝方块并没有真的改变已经发生的过去。

侦探腐化后遇到迷宫中,鹿头人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这一处我没有读懂。不过鹿大黑和鹿面具很像,这个鹿头人似乎不是鹿大黑,也不是旅馆的。

虽然剧情中腐化后的侦探杀死了Laura,但这是发生在侦探混乱的记忆里,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Laura真的是死于侦探之手。

更多相关内容请进入《密室逃脱》专区>>>

相关文章推荐

查看更多>>>

本类热门排行榜

查看更多>>>

手机版|电脑版首页